• 2024-05-30/週四

〔心念藝術〕執善持悲老念珠

佛要金裝,人要衣裝,念珠要精裝。收束心念、正向思考的好伙伴

〔互動分享〕20年前往事

2023-08-23 20:27

〔互動分享〕梅齡|20年前往事


梅齡|20年前往事|原文

  2022 年 7 月24 號晚,我和先生從〔讀書會〕迎回換上正式禮服的老瑿珀心念珠,戴上手腕後,又是不一樣的感受。

  此時,發生在 20 年前我被負面心念攻擊,黎時國〔老茶房〕大哥在我受到傷害當下巧妙、無痕助我脫身後講的「滴水不漏」四個字,突然浮出腦海。

  當年的我不懂「滴水不漏」涵義,所以將這四個字放在腦海。而就在我戴上繫綁了金剛杵和南紅配件的老瑿珀心念珠,我似乎進入新的領域,並能從門縫中窺見到這「滴水不漏」的境界。

  「滴水不漏」是身心平衡之極致,如金剛杵之堅催不破。

  20 年前的那件往事,意義很不尋常,因為從事件前的背景,到事件結束後所留下的問號,以及和老茶房大哥的對談,在在啟發了我,我的生命因而出現了走出死胡同的契機。因此我把許多細節記錄了下來,完成了這篇長文。

  此文很長,但意更遠!(當時與老茶房大哥初識,我都是以黎先生來稱呼的。)

1、訊息與《生命基金》

  2002 年,冬,我清楚記得那天是 12 月 17 號,星期二。

  一位客人帶著被世人喻為是汽車界的勞斯萊斯高級相機前來公司維修。當時,我任職在台灣總代理維修部,負責維修行政工作。我將相機故障情況寫在維修單上,與客人核對無誤後,請客人在維修單上簽名,他快速俐落的寫下「黎時國」三個字。

  由於客人沒有隨機附上保卡,公司貨資料庫中也查不到與該相機接近的序號。我只能先以水貨性質估價。只要客人補上蓋有台灣總代理章的保卡,維修費將直接對折。水貨維修費是公司貨的二倍。

  我雖依照公司政策報維修費,但考量到很多情況下的灰色地帶,譬如前台灣總代理可能未將所有公司貨序號資料轉交給我們,或者客人買的是公司貨但因時間久了找不到保卡……,萬一真的冤枉了客人,讓客人多付了維修費,有失公允。因此,當有灰色地帶時,維修費的報價我總是處理得極為慎重。

  第二天,黎先生從電話裡聽到我的說明與維修費報價後,他很客氣的說,這部相機在跟商家購買時就沒有附保卡,但商家說它絕對是公司貨,請我再查查看。幾個小時後,黎先生來電詢問是否查到這台相機的性質。沒多久,黎先生又再度來電,告訴我他想起幾年前,前台灣總代理曾經給過他一份可以證明相機是公司貨的單據,但一時想不起放在哪,他會回去找找看。這一天,我和黎先生通了三次電話。印象深刻的是,這位客人說話的口吻始終溫和,也很堅定。

  星期四,上午黎先生來電,他說那張單據找到了,如果需要,可以馬上送來公司。當客人能夠提出單據,又願意即刻送來,當場我相信他的話,並在電話中直接將維修費折半。黎先生同意我們進行維修工作。

  12 月 23 號,近中午時,黎先生來公司領取相機,並帶來那份前台灣總代理核發相機是公司貨的單據。測試相機功能正常,黎先生將維修費交給我。我拿出發票本,只要發票開好交給客人,這件維修的處理就告一段落。

  而,就在此時,一件奇妙的事,驀然出現!

  我寫完三聯式發票上的統一編號、買受人等資料,開始要填寫金額,忽然間……

  眼前,時空凝聚,我像是踏入到另一個時空,一個非常清晰卻帶著「催促」意味的訊息,以心電感應方式,破寂而出……

  訊息的內容,是要我「趕緊」對眼前這位客人說出「一句話」。

  這是我從沒有過的經驗,但,我清楚感受到這訊息,像母親叮嚀孩子;雖然簡短,但直入心坎。
完全不做他想,依著訊息,我抬起頭對著眼前這位才第二次見面的客人,小聲說出了一句我從來不會對客人說的話:「維修費有算您便宜」。說完,我低下了頭,繼續填寫金額。

  那突如其來,以人間的時間來看,可能只有千萬分之一秒的短暫;以感受來說,那完全是超越時空,也是一生中絕不會忘記的經歷,就在幾秒鐘前才發生,此時已完全歸於無息,恢復到現實。

  發票開完,目送黎先生離開,剛剛發生的事,我不知道它為什麼會出現,隨著我走回辦公座位,訊息的事,如潮來潮去,我也沒有再想它了。

  因為這句話的關係,當天下午約三、四點,黎先生再度前來公司,我以為相機有什麼狀況,正要開口詢問,黎先生拿出一樣東西,對我說:「這是我寫的書,剛剛出版的。」原來,黎先生聽到那「一句話」,特別送來這份心意。我雖有一點詫異,但面對黎先生的誠意,我接受了下來。

  當雙手承接這本書時,不知怎地,一股暖流,流入心頭。這本書,就像睽違已久的親人,再度重逢,那是種說不出口、形容不來,卻在心頭不斷翻攪的感覺。

  黎先生臨走前,留下一句話,他說:「祝福妳能夠獲得到健康。

  當晚在捷運車廂裡,我打開皮包拿出書來,心跳加速了起來,有一種「近鄉情怯」的感覺。我小心翼翼的從紙袋裡拿出書,當書名「生命基金」映入眼簾,我的眼睛沒有理由的發亮了。

  短短十幾分鐘的捷運車程,我仔細看著每一個字,雖然只看了前面的幾頁內容,但作者流露在字裡行間,那條條分明、娓娓道來的客觀敘述,那曠世不凡的胸襟,那難以用言語形容的「平和」之氣,無一字一句不吸引著我。我沉浸在這本書時,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每一吋肌膚,完全感染到書中平和溫煦的生氣。

  我很開心,很開心,那滿布在心靈深處的重重陰霾,好像是完全消失了似的。多年以來蹣跚沉重的步伐,在從座位起身舉步的一刻,突然變得輕鬆!

2、邀請黎時國先生演講

  2003 年初,我趁著元旦假期反覆閱讀《生命基金》,雖然作者在書中說明甚為詳細,但我直覺到這本書還有許多言外之音。

  為了進一步了解《生命基金》內容,同時我相信書中所講的【物能養身】理論會幫助很多人,元旦假期結束後,我主動打電話邀請黎先生為我當時參與的佛學團體作《生命基金》的專題演講。黎先生欣然答應。

  1 月 9 號,星期四晚上七點不到,黎先生出現在佛學社的教室門口。在鼓掌聲中,開始了演講。他的談吐清晰,話語不時帶著幽默,生動靈活的解說「生命基金」四字的涵義和【物能養身】的理論,並留下一段時間讓在場聽眾實際體驗「物能」對人體的立即性影響。

  教室氣氛很熱絡,直到演講結束,大部分的人都不捨得離開,紛紛圍著黎先生詢問關於養身的問題。

  我站在一旁,看著被人群包圍住的黎先生,他對每一個問題,都能夠以最快的速度,用大家容易理解的話,偶而舉例,針對每個人提供不同的看法或建議。

  「作者如書,書如作者」,這位作者一言一行自然流露出的內涵,與我從書中所感受到的完全一樣。

  時間悄然飛逝,不知不覺,已經快十點了,我不得不為當晚的演講盛會畫下句點。

  這間教室,不久前才從台北東區搬過來,我第一次來這裡上課,對公車站的位置不熟,正愁著交通問題,也擔心搭不到最後一班可以直接開到住家社區門口的公車。

  我正詢問友人要怎麼走去車站搭車,黎先生走過來,對我說:「梅小姐,時間很晚了,我開車送妳回去。

  面對黎先生的誠懇,我和另一位也是當天聽眾但素未謀過面的女孩,一起坐黎先生的車,直達基隆。

3、被負面心念攻擊

  教室外頭早已下起了綿綿細雨,黎先生從背包裡拿出一頂帽子戴上,我們便朝高架橋下的停車場走去。我與黎先生並肩快步走著,女孩走得很慢,我不時回頭,確定她是否跟上。

  很快來到轎車旁,我快速坐進副駕駛的位置,並拿出紙巾擦拭衣物上的雨水,一邊等著女孩。

  女孩終於來了,她坐進後座,剛好在我正後方的位置。黎先生確定女孩坐穩了,他將車子開離停車場,平穩的往高速公路方向行駛。車內靜默,此時我享受著這舒服的座車環境。

  不一會,不知怎的,我突然感到強烈的壓迫感,身體像是受到狂風驟雨般的猛烈襲擊,我完全使不出招架的力量,頭暈作噁、四肢無力,像要窒息般幾乎透不過氣來。

  我吃力的轉過頭,想看看黎先生是否也有異樣?但是,黎先生雙手正穩穩的握著方向盤從容的開著車,與剛剛的表情一樣,沒有什麼不對勁,我甚覺不解。我們在同一個空間中,卻好像是處在兩個極端截然不同的世界裡。

  車快開到高速公路前的交流道,眼看著路途還很遠,強忍著不適的我,這時已經撐不住了。

  雖然很失禮,我還是開口對專心開車的黎先生說:「黎先生,我突然覺得身體很不舒服,也坐不住了。

  黎先生轉過頭來,看到皺著眉頭難過的我。

  他泰然自若的對我說:「不舒服!這是正常的,妳看前方是什麼?

  我吃力地轉回頭往前方看,看到的是車窗外的車子引擎蓋,我還沒說話(也無力說話)……

  黎先生繼續說:「當車子發動,引擎開始運轉,無形中會釋放出大量的能量,但是這個能量是負向的能量,對人體是有影響的,所以坐在離引擎愈近的位置,受到負向能量的衝擊相對就愈明顯。妳現在坐的位置,剛好就在它前方,也是離它最近的,所以才會有不舒服的反應。

  黎先生口氣不疾不徐,聲音鏗鏘悅耳。我很專心的聽著……

  「坐大型公車的時候,通常坐在第一排和最後一排位置的乘客,一定都會比坐在中間位置的人來得感覺不舒服,因為這兩排位置都靠近引擎最近。只有中間的位置,距離引擎最遠,所以也是公車座位中最舒服的位置。
  「轎車的體積比起公車來,它小得多了,那坐在轎車裡面,感受引擎釋放出來的能量比起公車就更直接了。

  停了一下,黎先生繼續說:「妳知道坐在轎車裡面哪個位置最舒服?就是妳正後方的位置。

  聽到這裡,我才明白,喔!難怪我這麼不舒服,《生命基金》說到的〔物能〕真是無所不在,讀萬卷書真是不如親自體會一回……

  此時,車子快速駛在兩邊盡是黝黑山群中的高速公路上,雨仍然下著,雨刷在前方玻璃來回刷著。

  黎先生問:「妳常常這麼晚回家嗎?

  我說:「不一定,如果佛堂晚上有課時,通常會比較晚回家。有時,時間太晚,我先生就會到車站接我。

  黎先生詫異的說:「原來妳已經結婚了,我還以為妳是單身,不需要照顧家裡。

  我沒有說話……

  我對學佛曾經熱誠投入,對於佛理很想要深刻了解,我經常熬夜把上課時錄下的講經說法內容翻寫出來,不間斷的寫了很多年,累積了百萬字以上的筆記。但是,近年來心中對「學佛」的意義打了問號,而且隨著問號擴大,學佛的衝勁逐漸消失,甚至連上課參加活動的意願都沒了。只是,我自己還釐不清問題的癥結……

  此時後座的女孩,正在講手機和家人通話。
我問黎先生:「【物能養身】理論很特別,它和一般我們接觸到的養身理論完全不同,不知道大家會不會相信?

  黎先生:「謝謝不相信這套理論的人,也祝福相信這套理論的人!

  我愣了一下,通常當別人不相信自己的時候,我們的反應不是生氣,就是想要說服他讓他相信,黎先生卻說要「謝謝」他們?

  黎先生:「因為對身體有幫助具有正向能量的物品,現在已經愈來愈少了,而且也只會更少,不夠全部人的需要……

  黎先生的幾句話,打破我長久以來刻板的認知。從他的身上,我再度感覺到如同在捷運車廂裡面初次看《生命基金》時那一樣的感受。

  車子從高速公路通過隧道後,進入交流道,轉個彎便駛進基隆市區。不多久,到達了女孩與家人約見面的地方。目送女孩下車,車子往相反的方向回轉。 

4、滴水不漏與鑰匙

  就在黎先生打方向盤回轉的時候,他問我:「現在還會不舒服麼?

  「不舒服?」我忽然想起了剛剛一度身體像是被什麼東西緊緊掐住,無力脫困的窘境。什麼時候從這困境中掙脫出來的?我怎麼一點也渾然不覺呢?正覺得詫異時……

  黎先生問:「妳知道為什麼會突然那麼難受嗎?

  黎先生已經為我解說過,是因為前方引擎釋放能量造成的。現在如此一問,好像還有其他原因?

  我疑惑的說:「您剛剛說是車子引擎關係?

  黎先生:「其實是因為坐在妳後面的女孩。

  我吃驚的問:「為什麼?

  黎先生:「她的攻擊性很強,上車之後攻擊性就出來了。

  我不解的問:「您是說她的攻擊性造成我的不舒服嗎?那為什麼您沒有受到影響呢?

  黎先生:「因為我這裡『滴水不漏』,那股攻擊能量進不來,於是整個撲向妳,所以妳才會突然很難受。

  我問:「您怎麼知道我剛剛一下子突然很難受?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的身體突然舒暢了?

  黎先生:「因為妳一下就被她那股強勢攻擊力量給撲倒了!當妳跟我說,突然覺得很難受的時候,我就把她的注意力從妳身上轉移到前方的引擎。當她的注意力從妳身上移往到外面,她一離開妳,我就把妳整個護了起來。

  聽到這裡,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是回想起來,的確是那女孩上車不久後,身體才突然出現難以言喻的不舒服,那種感受與剛上車時的感覺,猶如由天堂掉入地獄,判如天壤。

  黎先生說:「我豈能讓坐在我車子裡的客人受到傷害!

  聽到這裡,我很感激黎先生!他如此藝術,如此巧妙,如此優雅,幫助我脫離困境。寒冬深夜,我由衷的感到溫暖。

  我問:「為什麼我那麼容易受到攻擊呢?

  黎先生:「因為妳還不曉得怎麼防護自己。

  我問:「那您是怎麼做到的呢?
黎先生:「這就像要進入一個藏有大量圖書的書庫,需要一把開啟它的鑰匙,不過,我也還在找那把鑰匙。

  我又驚訝了,黎先生這麼厲害,卻說自己還在找那把鑰匙。我連這句「我也還在找那把鑰匙」的話,都聽得懵懵懂懂的一點概念也沒有。

  「鑰匙」,究竟是什麼?我又要如何做到有保護自己的能力呢?

  車子開在漆黑的山路上,前頭轉個彎,很快就到了社區門口,盤旋繞上最頂頭,我家出現在眼前。

  此時,對話不得不停止,該是向黎先生說謝謝及道別的時候了。不過,那一句話「我也還在找那把鑰匙」,一直盤旋在心裡面。

  這一晚在演講現場,我親眼看到物品的「能」對身體的作用,許多物品的「能」會瞬間讓身體氣力減弱,有些對身體沒有什麼影響,只有一兩樣物的「能」會鞏固身體的氣力。

  而在回家途中的這段經歷,親身體驗到人類無形的「靈」,其實與物品的「能」一樣,也會影響周遭的人,有的讓人如沐春風,有的是會傷害人。

  黎先生不著痕跡的助我全身而退,這天晚上,我親眼目睹到《生命基金》作者異於常人的一面,就像在捷運車廂裡看著這本書時,直覺到黎先生是一位高人!

  我很想再深入的了解黎先生如何做到這般境地,但是時間真的很晚,不得不告一段落。這種中斷的心情,就像電影演到中途、故事說到一半,還沒結束,就得喊卡的無奈。

  後來,我才明白,中斷只是個逗號,一連串的經歷,其實已默默的展開中!

  20 年前親身經歷被負向心念攻擊的這件往事,塵封雖久,20 年後的今天,在我戴上老瑿珀心念珠後,明白了它的意義。

  每一個人與生俱來〔正向〕與〔負向〕的心念,正因為靈性瑕疵,二者之間呈現不平衡狀態。

  負面心念是業力漩渦,進入容易脫身難。當負面心念主宰了自己,那尖銳的氣場最易傷人更會傷己。負面心念,不但複雜,還會滋生妄想,使自己猶如置身在布滿鏡子的屋裡,人在其中,到最後連自己都分不清哪個是真?哪個是幻?在錯亂中又把幻境當成了真實,且還自以為是,而更加深負面氣場的尖銳度。

  我很感激老茶房大哥,透過他的手,讓有緣人能與心念珠相聚。戴上心念珠,最有感之一,便是我「知道」負面心念起,且還能夠很快就回神過來,不被捲了進去。

  人生不如意事處處都是,這正是每一個人需要面對的功課。自戴上心念珠後,我的雷達接收器不再亂放出去,腳步因此變快了也踏實了,也能不懼的面對眼前的功課,對「滴水不漏」的涵義,似乎領略出一二了。

  

  

➡ 《 生命基金》 內文簡述 〔三版〕
《不存在的真實》 內容簡述
《心念藝術》 書籍簡述

▍分享文日期:2022年8月20日
▍〔文字苑|部落格〕貼文:20年前往事
▍〔文字苑|部落格〕網址:www.word.tw 

謝謝您的賞閱!有我們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請跟我聯繫:
▍聯絡人:黎漢軒
▍電話:(02)2634-0808
▍手機/LINE:0932-253475
 服務|我們整理設計穿綁老念珠莊嚴帶的流程
FB 文章https://www.facebook.com/mybeadart/posts/315126640366358 

【延伸閱讀】

➡  《心念藝術》 書籍簡述

 《心念藝術丨持悲》 書籍簡述

〔心念藝術|FB〕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mybeadart 

【工商服務】
老茶房的著作出版品,均授權予〔www.讀書會.tw〕銷售。
服務資訊,請參閱〔服務台〕中說明。
購藏書籍與茶品,請進入〔www.買書.tw〕〔www.買茶.tw〕中選購。

➡ 快捷入口:  或